閱讀萬城目學,就像在微涼的黃昏坐在偉士牌機車後座,以腳踏車般的慢速兜風一樣,具有療癒的效果。倒也不是它具有縫補情傷、刀傷、穿刺傷的神奇療效,只是萬城目的特色就是他另闢了一個存在於現實之中的結界,讓讀者能從他的異想中撿拾一些日常悲慘生活中沒有的光采,悄悄恢復疲乏的彈性。《鹿男》是如此,《鴨川荷爾摩》也有這種令人安心的、薄透的金光。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