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果說《鹿男》讓我體會年輕男老師的煩惱和劍道少女的帥氣、《鴨川荷爾摩》讓我憶起大學時代笨拙而青澀的愛戀回憶,《豐臣公主》就是讓我細細析離文化以及親情底蘊的作品。前半部分因為鳥居的搞笑言語,使我以為我會一直哈哈大笑到最後,想不到一路追讀下去,竟讓我在大阪國總理真田幸一的演說段落掉下不爭氣的眼淚。

像是一雙手摸索到至今不願意明白面對的、疼痛的癥結,萬城目學揭痛了那個好多人都有的親情傷口,可是,又溫柔地療癒了它。卷末再看見熱情、勇敢、樂觀的大阪男兒,忍不住要噙著眼淚微笑,讚賞他們的自豪與自幸。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開卷沒多久,我就陷入了一種似曾相識的氛圍中,啊,是了,是「九品芝麻官」!柳斜風和曾細雨這對搭檔,簡直就像是九品芝麻官版的華生與福爾摩斯,字裡行間也染著喜劇片的幽默,還有非常「江南」的味兒。

以「官」做為武俠小說的主角,並不是一件尋常的事,當然,有金庸的韋小寶在前,但那真的不是一個常數。畢竟武林是個體制外的存在,體制內殺人償命、欠債還錢,一切在王法之下;但事情進了武林,卻只存乎俠客一心。司馬遷在〈遊俠列傳〉中有言:「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真是不假,俠就是擁有力量去衝撞法制的人,所以俠和官基本上是有矛盾的。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看!」這是我看完《王雨煙》的第一個感想。教人欲罷不能,耽溺其中,一直都是武俠小說的特色,對我而言,它比別種故事更具吸力。打開書頁,山河江湖立時包圍過來,我頓成一個身揹長劍趕赴武林大會的年輕俠客,桌面上的複習卷與參考書都與我無關,不過叫醒我的通常不是客店夥計一聲:「少俠裡面請!」而是老師犀利的眼神就是了。這樣心神俱迷地投入故事,已經很久不曾發生了,因為在下的金庸心法好多年前就練完了,這些年雖然也偶有染指此文類,卻沒再激起那種情懷,直到《王雨煙》出現。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溫世仁武俠小說徵文大賞已經舉辦了五屆,去年第一次增設短篇武俠小說奬,限定字數在五千字至一萬字之內的作品參賽。以我過去慣讀的長篇作品來說,短篇武俠小說這個想法不算新,但是這麼短的,真的很新。若以林保淳先生研究武俠小說的意見來說,順應年輕讀者的閱讀慣性,武俠小說的未來應該走向短篇化,但是這麼短,真的可行嗎?或者,應該要怎麼作?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04 Fri 2009 20:40
  • 冬眠

冬日終於緩步進逼,今年的我卻大異以往,沒有因為新鮮冰冷的氣息而清醒一季,卻隨著氣溫下降,變回國小時代的作息。

 

不曉得是什麼原因,眼皮一到晚上就特別沉重,一過九點更是勢不可擋,腦袋似乎也有分泌冬日的特別激素加以配合,下班後就神思不清,一片渾沌,只有思索要吃什麼喝什麼最是快意。兩周之內,臉似乎漸有渾圓之勢,都拜我祭入五臟廟的烤花枝、涼拌豬胖、鹹水雞、烤奶茶、起司蛋糕等等所致,每日和被窩纏綿難解的懶態也居功甚偉。

 

休生養息的冬日,宜早睡晚起的冬日。可我很久沒有這麼自然而然地遵行天地運行守則了,忍不住要自我懷疑是年過多少歲的影響?還是我今年特乖,在立冬日就開開心心去吃了麻油豬肝麵線的原因?現在不只不需要垂釣睡眠,簡直大有冬眠之態。

 

咖啡起不了任何作用,我,就是好想睡啊!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