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書之時便說過,這是我第一本哈金。哈金之於前些日子的我,就像張愛玲之於國中的我,是只聞其名,未見其書的人物。《落地》是他的短篇小說集,原本以英文寫成,哈金再自己譯為中文,我讀著讀著,不免想起高中時看的電影「喜福會」來,移民的生活,在輪廓間總能找到相似的形影,就算過了幾十年,那種標誌般的油煙味,始終沒有散去,仍然飄盪在兩本書的紙頁上。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