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冊一開始是如處迷霧中,難以組出一個面貌的破碎形式,雖然山德森也常把多線拆散,但因為這次線頭太多,時代交錯,又這樣打成破碎,在讀前三分之一時,的確需要一些耐心才會見到柳暗花明。想想我上次這樣花費心力去組建故事樣貌,是京極夏彥的《塗佛之宴》呢,可是京極在拆散時講的故事不會這樣隱瞞東隱瞞西,反而故意去加添色彩,華麗有之,詭奇有之,一個不小心被迷惑到了遠方,才又想起「啊,還有別條線呢」這樣炫目。

文章標籤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