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亂讀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關於未來東京的幻想故事,說是幻想,卻已在我們生活的角落出現,貧富差距不停拉大帶來的破碎人生故事,像黴菌默默蔓延、生根,無性生殖地複製下去。我不免想起也在東京的池袋西口公園少年們,他們也在黑夜裡、暗巷中,掙扎求生,但比起桐野夏生筆下的遊民少年,池袋少年們簡直充滿生命力,能承載讀者的一絲希望、一點祝福。

文章標籤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先承認,我是成千上萬的達西先生迷之一,從我第一次看《傲慢與偏見》以來,就著迷至今。所以當我看見這本書的書介時,有點同情,但更深層一部分的我,大概有點對珍同病相憐。達西先生是小說人物,可女孩說起他會興奮不已,對他的優點了如指掌,在我心中,有好多現代愛情喜劇的男主角都是他的變形,套句流行的說法,他是我們心中的男神——至少在我和這本小說的女主角珍心中。

文章標籤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3-12-16 19.15.01  

我大概有好久沒有好好寫書的心得了,因為最近多難組織成篇,索性就不寫在這邊,結果今天因為一枝霜淇淋,在店裡觸動了我。今日走到8%附近,想來吃上回沒吃過的霜淇淋,而且天色陰雨,不怎麼需要排隊,快樂地點了雪鹽黑糖和提拉米酥的綜合口味,一口口吃了起來,雪鹽讓我想起上半年星巴克限量的海鹽巴拉巴拉拿鐵,鹽襯托得甜味更清爽,提拉米酥香濃馥郁,兩種口味交融也不互搶,搭配得很不錯。但漸漸的,我有點分不出兩邊的味道有什麼差別,依稀便想起有個什麼人說過,吃冰淇淋因為溫度太低的關係,其實分不出味道的,想了好一會兒,小唐便從回憶中探出頭來,我有點啼笑皆非,畢竟我之前也認為這個科學的說法和現實不符,現在卻只好點頭同意了。

文章標籤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去年冬天,也就是大約前一陣子開始培養慢跑的習慣,跑鞋是很久之前就買了的,但前幾個冬天總是跑一休很多,始終無法變成一個固定的運動習慣。更多的時候我攤在床上看書,或者作作瑜珈,出門跑步是可望而不可及,可想而懶得做的事。然後,有天我在漫畫店借了《強風吹拂》,原作是三浦紫苑(可惜因為絕版,我尚無緣閱讀原作),欲罷不能地看完一整套,被書中跑箱根接力馬的熱血感染得躁動不已,阿雪在下坡邁開大步的樣子,實在帥得無法抗拒(當然後來自己跑過下坡,就知道那真是非常可怕啊)。

文章標籤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讀著首篇〈父後七日〉,逐字的摸索不意觸動眼淚的機關,被我打包收在櫃子深處的記憶,洶洶上湧哽住喉頭。巨大的悲傷時時在喪葬的不可思議儀式處止煞,淚還掛在眼角,卻笑了起來。同是所謂「離鄉就業青年」,同樣經歷過鄉下全套喪儀的洗禮,我的共鳴不可謂不深。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在戰場上豪邁揮刀斬殺敵角,是我玩戰國無雙的爽快感來源。而秀吉攻打北條家的小田原之戰更是我印象十分深刻的一場戰役,那時我連一座城有本丸、二之丸、三之丸什麼的都不懂,只覺得要殺入重重大門,還要達成「一夜城」的計畫實在手忙腳亂,等進了本丸內又是另一個考驗,繞得我這個路痴暈頭轉向。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與將軍大人發怒、發狂相比,米市的米盤商串通一氣哄抬米價,或是京都來的貨船無法在江戶港靠岸,才是更休戚與共的大事……(阿初/《顫動岩》/宮部美幸)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對這本書的評語就如同我所寫的標題,還有就是它非常難看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選書之時便說過,這是我第一本哈金。哈金之於前些日子的我,就像張愛玲之於國中的我,是只聞其名,未見其書的人物。《落地》是他的短篇小說集,原本以英文寫成,哈金再自己譯為中文,我讀著讀著,不免想起高中時看的電影「喜福會」來,移民的生活,在輪廓間總能找到相似的形影,就算過了幾十年,那種標誌般的油煙味,始終沒有散去,仍然飄盪在兩本書的紙頁上。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女校,是純潔的羔羊聚集的聖域,是彼等汙濁男子不能輕易窺探造訪的禁地,在神祕的校園中,揪~竟~有什麼事件發生呢?登登登登~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聽到「經濟學」這個名詞,你的腦中浮現的是「我有興趣」還是「那很難」?

做為一個文組學生,我原先是傾向後者的,但《蘋果橘子經濟學》卻帶給我預期之外的閱讀樂趣以及嶄新的視野。很難不驚訝於李維特檢證事物邏輯的思維,他「破除迷信」、搗毀直覺錯誤的手法像警世鐘聲一樣,震醒了蒙昧的讀者,比如我。如果是這樣的經濟學,如果是這麼貼近我們生活的學問,如果用這麼簡單的話講故事給你聽,那,真的不難懂。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大概是升上國中那種個時候,我開始感覺到生命的流逝之速還有擁擠。

年紀更小的時候,常常覺得今天是「漫長的一天」,有很多不知要浪擲去哪裡的大把時間,可以清晨五六點睡醒了去草地上捉蚱蜢、可以午后騎著腳踏車隨意晃到很遠的鄉鎮交界去(我稱之為「探險」)、可以在泥地上挖個巨大的洞假裝正在蓋水庫,有很多沒關係的遊玩,不急不徐的生活著、成長著,現在想想真是奢侈,但當時不這樣做,無聊會使人空洞。那是一個小事件可以想著兩三天不放的時光。這樣的日子持續到升上國中,課本裝滿書包,世界廣大又複雜地迎面撲來,我開始花耗所有時間與力氣去求得了解,追趕不停向前的大人們,然後忽然我在這裡了。啊哈。

驀然回首來時路是模糊一片,大概和我忘記的那許多夢是差不多清楚的樣子。我想我沒有真的忘記,但這樣的記憶也不算是什麼「記得」吧!因為跑得太快太努力所以忘記回頭,或者不願意回頭,這樣子愚蠢的人,會不會只有我一個?

看了《轉轉》之後,我找到了與過去和解的方法,就是像那樣,出去「轉轉」。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首先,我要說,這真的是一本很好看,但不容易寫出心得的書。如何用言語文字表述用手掬起舊日鄉居陽光的質地?對我而言實在太困難了。從一株線條細緻優美的植物插畫進入書本,熟悉的溫煦感立時噴薄而出,悠閒的生活情調,與自然親近的生命風景,與我喜愛的《蟲師》、《夏目友人帳》(台譯:妖怪聯絡簿)好接近,一讀就有三分情。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如果說《鹿男》讓我體會年輕男老師的煩惱和劍道少女的帥氣、《鴨川荷爾摩》讓我憶起大學時代笨拙而青澀的愛戀回憶,《豐臣公主》就是讓我細細析離文化以及親情底蘊的作品。前半部分因為鳥居的搞笑言語,使我以為我會一直哈哈大笑到最後,想不到一路追讀下去,竟讓我在大阪國總理真田幸一的演說段落掉下不爭氣的眼淚。

像是一雙手摸索到至今不願意明白面對的、疼痛的癥結,萬城目學揭痛了那個好多人都有的親情傷口,可是,又溫柔地療癒了它。卷末再看見熱情、勇敢、樂觀的大阪男兒,忍不住要噙著眼淚微笑,讚賞他們的自豪與自幸。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過去一直以為美感是一種直覺體會,從五官感受到的觸動,與過去經驗沒有必然相關。

 

但是,似乎又不是如此,以最能直接打動我的味覺美感來說,除了有直接感到「好吃」的菜餚外,還有那種要碰面幾次才能從討厭轉為喜歡的。不禁想起沈復《浮生六記》中的橋段,芸娘喜食臭乳腐和蝦滷瓜,但沈三白嫌臭不吃,有一次芸娘在吃蝦滷瓜時,「以箸強塞余口,余掩鼻咀嚼之,似覺脆美;開鼻再嚼,竟成異味。從此亦喜食。」芸娘說,這是「情之所鍾,雖醜不嫌」。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坐在冷氣環繞的高鐵上,翻開了《險路》的第一頁,數頁之間,我就走進了熱氣蒸騰的黃沙之中,遺忘原本的旅程終點站,我跟著摩斯倉皇逃難求生。一路剝除了文明的偽飾,每個人都平等地站上生死的裁判臺,在這之前,我看見生存的孤寂。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年我新接觸並且看完一整套的,應該就屬石田衣良的「池袋西口公園」系列了,這系列我不是第一次接觸相關作品,早在高中時代就看過改編日劇的「池袋西口公園」,對其中飾演國王安藤崇的窪塜洋介印象非常深刻,但沒有特別去找書來看。今年意外看了朝基勝士改編的《電子之星》,倒讓我去把這套借來看完了(感謝卡蘿姐姐和可可),基於我對真島誠的喜愛,我會去把它帶回家。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本書與其說是故事集,不如說是加了插畫的詩集,在看之前,就有朋友提醒我要看原文才能領略其中未能譯出的音韻之美,的確也是,雖然我對英文詩的音步規則什麼的不太熟悉,但它隔行押韻的特性,就是比「故事」更有可「讀」性。

書中有超短僅有一兩頁的故事,也有較長篇如〈機器人男孩〉、〈牡蠣男孩〉的故事,圖畫的風格就像提姆波頓「地獄新娘」那樣,陰暗、瘦長。整體的調性就是淒慘,但是人生慘到了底不知道為什麼卻想流著眼淚發笑,大概是因為它多少是反映現實而來,但現實卻比想像還荒謬。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民國初年,剛結束清帝國的統治,引進西方的學術思想和研究方法,也將精挑細選的國內人才一批批送往海外,期待這些種籽能奮力求學,來日以所學報效國家,陳寅恪與傅斯年,以及你我在課本中所熟識的胡適、徐志摩等人,就是這些海外學子之一。長久閉鎖的國門正式打開,中國的各個研究領域在西學東漸的影響下,如百花齊放般有了迅速的成長。唯好景不長,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戰將中國又拉向凋敝的漩渦,這些本該在各自書桌前從事研究的學人,不得不為生計、或為生命徒勞青春。本書從陳、傅二人相識的淵源說起,一路牽延到志向不同而各自發展,相繼在自己所選的崗位上身亡的終局。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十六歲那年第一次讀了這本書,那時對它的語言和背景感到新鮮,當時的我《紅樓夢》翻沒幾遍,張愛玲尚不認識,所以這故事只是它自己,一個關於趙寧靜的故事。多年後重讀,鉛字底下有許多錯綜的暗流一一浮出,我也老得心腸夠硬,整本書不再只是一個女子的戀愛故事,摻雜了許多其他。(後有《半生緣》的結局雷,請斟酌觀看!)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