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下午,我可以翻看大約四十到六、七十本書左右——當然,每一本的最後一章、最後一節、或者最後一個段落,我是儘可能略過的(有好幾次我不小心讀完了幾部偵探小說,在闔上書本的那一剎那忽然有赤身露體站在人群之中的羞赧之感)。(張大春/《城邦暴力團》【壹】)


其中,又以應該向早良京子表明自己的心意這個想法,在後悔的無限迴廊中耗費了我最多的時間。同樣都在後悔,應該要做更具積極性的後悔——我不斷重複這種消極後悔的想法。但是,為什麼早良京子一出現在眼前,我的心就破了個洞呢?我清楚條列架構出來的後悔圖表,瞬間煙消雲散,就像破了底的水桶。己經抱定了那麼多憑空想像的覺悟,如果這時突然脫口而出說:「我對妳一見鍾情。」那麼,我肯定會因為太過緊張和難為情,痛苦掙扎而死。(安倍/《鴨川荷爾摩》)


我想到人類的不可思議。再怎麼你爭我奪,人類都只是過客而已,對這個世界連擦傷都無法造成。天空還是天空,雲朵也還是雲朵;就連滾動的石頭,也不會因為G少年誰勝誰負,而有任何改變。管你是什麼政黨或是什麼大企業,全部都一樣。我們每個人都是過客。有一天我們會死去,再無任何煩心之事,好人或壞人都一樣。我覺得這樣的事實是很大的救贖。(真島誠/《G少年冬戰爭》/石田衣良)


 

這時我才了解,她們駭然,是因為在我身上看到她們自己女兒的影子,一樣地無知,一樣地不顧惜她們帶到美國來的一切真理和期望。她們眼見媽媽說中文時,女兒就不耐煩,說蹩腳英文時,女兒又嫌她們口拙。她們明白喜樂和僥倖對她們的女兒不再含有同樣的意義,對這些封閉、美國土生土長的心靈來說,「喜福」根本行不通,這詞根本不存在。她們目擊女兒將身懷六甲,生下的外孫輩將完全脫離這一分代代相傳的殷望。(吳菁妹/《喜福會》/譚恩美)

我不知道途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結論是,她選擇來到這裡了。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的我,即使拿到時間重來一次,應該也是一樣。如果不是,那才奇怪。(一之瀨真理子/《skip—快轉》/北村薰)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