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汨汨」的殺傷力真不容小覷,加上我又很貪心地以至今閱讀京極夏彥的最高速讀完這本,看完後整個人陷入很不舒服的情況,頭暈想吐、食欲不振,提不起勁,不知道是中暑還是因為這本書,總之,好一陣子我不想再翻開這本書,深怕頭暈再度襲來。(對身體健康有害的書?)

先前看過對於這本書翻譯的評價,大體上是說譯得不好。對英美語系的「譯得不好」我比較有經驗,對日文作品我頂多只感覺過無聊、讀來煩躁,當然行文美感更是一點也談不上,只是我從沒想過當「譯得不好」發生在京極夏彥作品上時,會是這麼干擾閱讀的情形。中禪寺的吊書袋應是譯者很困擾又難以逃避的部分,過去兩本,多讀幾次也是可以了解京極堂落落長的叨唸究竟是想傳達些什麼,在《狂》裡,我得說有個段落我反覆看了兩三次仍然不覺得自己已經理解,當下實在滿沮喪的。對於書的翻譯,其實我還有些感想想說,不過不關這本書的書,待有緣(大概是下次翻譯再惹毛我的時候)再拿出來說好了。

京極夏彥在書中藉關口(?)之口為《魍》和《狂》作了歸類,他說《魍》的事件看似一個事件,但其實是幾個個別不同的事件,剛好在巧合的時間點發生;而《狂》則是看似無關的幾個事件,卻有一個核心,是一個事件的不同片段。但若就《魍》因緣相接的深刻度而言,我倒也不會把它視作是個別不同事件巧合同時發生的構造,那種細密的環環相扣,在作者眼中竟作這樣的解釋,挺讓我驚訝的。忍不住會懷疑是否長期以來我一直在走向誤讀的深淵?(好吧!其實這件事我已經自我懷疑很久了)如果有一天我已經到達言不及義的境界請快點打醒我(雙手奉上蒼蠅拍)。

  基本上我不喜歡《狂》,它並不是寫得不好——其實寫這本需要很高的技巧,而京極夏彥也完成了——是讀完後有很不清爽的感覺。若以圖表來說,這三本的得票率是每下愈況,第一名的《姑》遙遙領先,後兩本則有寫作實驗的意味,試探市場水溫,不知第四本《鐵鼠之檻》是否取得好的實驗結果?由於我恐雷成性,目前只從親友那邊聽到少少的評語,都是好評,所以我可以對《鐵》有所期待吧?

為何我認為後兩本像是在進行寫作實驗,其實有兩個原因。首先,從《姑》到《狂》,聚集的事件、發生的地點、參與的人物等等,都有愈來愈多、愈龐大的架勢,要處理這麼複雜的情節安排,不只作者需有高超的功力,讀者難道就沒有理解力的上限嗎?對一本小說的硬度可以接受到哪裡?普遍性的標準為何?我也很想知道。近來這類加料的小說愈來愈多,尤其摻入民俗學、自然科學之類原本就不易懂的專門學問,能透過情節而被吸引、乃至於喜歡讀的界限何在?故事作為一個載體,和知識之間,有些作品已經讓人覺得支離。老實說,《狂》差不多要到達我理解超載的地步,很難不讓我覺得這是一個測試。 另外,拆解和組合的複雜度,也是另一個深具實驗性的地方。雖然我看得很快,但並非沒有停下來思考的餘裕,在情節張力不緊迫的情況下,仍然無法推理出事情的部分輪廓,實情實在太複雜了,只能被動等待中禪寺展開龐大的除魔儀式,才能驚嘆地一睹事件的全貌。這和前兩本很不同,不是「懸宕」和「印證」,取而代之的是「謎」與「解說」,字面上只有輕微的不同,只是讀起來感覺卻大不相同。這是我非常主觀的感受,應該也有格友完全不覺得這本書有什麼鬼實驗性吧XD

由《姑》的家族傳說、《魍》的科學幻夢,至《狂》則取用了宗教大混戰作為主題,特殊宗教、古老神話和西方基督教伴隨著骸骨妖怪,在京極夏彥的調味下,竟然組成了一個事件,以構想來說,真是了不起的想法。美中不足的是骸骨妖怪和情節的連結性不像前兩本那麼高。不過看見書中諸人各自為了自己的信仰而辯駁與奉獻,美國眾神不知該有多羨慕這島國上的眾神。對於信仰,我倒是有一個疑惑,京極堂雖是神主兼陰陽師,但幾乎感覺不到他的「信仰」,為眾人驅魔的過程,也對眾人信仰的認知作了些改換調整(比如說降旗),總有點破除迷信的意味——把事實攤開在眼前,迫使人認清過去人生過去的關鍵事件如何發生與形成後來的障礙,藉此除去原本的疑懼。立川流的文覺說這真是「語言的曼陀羅」,京極堂卻自謙是詭辯而已。只是京極堂的信仰究竟是什麼,截至目前為止除了展現他對各教派廣博的知識外,倒沒聽他提過自己的神,做為一個神主,真是信得太科學理性了一點,不免讓我懷疑他真的有信仰什麼嗎?這點不曉有無解釋的一日。

  -----
這篇寫得既不深入,也很混亂沒有重心,本來我是放棄寫這本的心得的,在理解超載、複雜度難以言喻的情況下,我有的只是粗淺的感想(不過我寫的心得向來也只有感想Orz),不過佛國竟然沒有忘記要看這本的心得,所以我還是努力寫出來了,算是租書費XDD

接下來不知還會不會清心得出來,因為有件事想花時間在今年完成,如果我暫時安靜也不要介意,我去修行了哈哈哈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flghost
  • 你真是有求必應XD
     
    嗯,若說實驗性,其實我覺得系列每本都是有破有立,如果不先入為主的話,大概每本都是實驗吧。感覺京極夏彥是擅長玩弄語言與解釋的高手,每本都會有些把戲。所以儘管鐵鼠上集的進展看似很不實驗,也讓人提心吊膽下集會有怎樣的展開。
     
    但就我自己的慣性來看,也覺得狂骨的實驗性高些;魍魎似乎才是京極堂系列在日本打開市場的著作?不過我也是偏好姑獲鳥。
     
    其實我一直覺得神主是家業,所以沒什麼信仰不信仰的問題XD
  • ieye
  • 對啊,京極夏彥是認真的作家,它每一本都有新花樣,不像某些怠惰的作者......

    不過有別人和我說《鐵鼠》很好看哦!

    聽說《魍魎》才是,不過這原因我在《魍魎》那篇推測過了,應該是把整體調低,讓大眾易於接受的關係XDD

    家業啊XDD這份家業的收入聽說還挺高的。嘖,我還是希望他有解釋的機會。

    欸,我寫這篇其實主要是想抒發我頭暈不適的感覺,你有嗎你有嗎?QAQ
  • flghost
  • 我只有精神渙散的感覺...看完魍魎時我才是暈到眼前一片漆黑呢(沒誤XD)
     
    我已經認為他沒信仰了。這種人也不在少數,幹嘛希望他一定要有信仰?這才是現代神主的風範(?)啊。有所信仰的話,事件主角就輪他作了@@
  • ieye
  • 是一個月四十萬日幣以上的風範嗎XDD

    他要是當事件主角,那這要變成格鬥小說嗎?見神殺神,見魔殺魔哈哈哈哈
  • 悄悄話
  • flghost
  • 那個數據是哪裡來的?我一直很納悶書裡哪兒提到京極堂的家業很賺@@
     
    你這樣說會讓我想到最遊記,一個和尚帶著僕人們見神殺神見佛殺佛的旅行故事。。。XD
  • ieye
  • 這不是書裡提到的,是我看過的來自日本文化版的文章,我去請求轉貼了XD

    那這個是......一個神主帶著損友見神殺神見魔殺魔的好管閒事日誌XDD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