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萬城目學,就像在微涼的黃昏坐在偉士牌機車後座,以腳踏車般的慢速兜風一樣,具有療癒的效果。倒也不是它具有縫補情傷、刀傷、穿刺傷的神奇療效,只是萬城目的特色就是他另闢了一個存在於現實之中的結界,讓讀者能從他的異想中撿拾一些日常悲慘生活中沒有的光采,悄悄恢復疲乏的彈性。《鹿男》是如此,《鴨川荷爾摩》也有這種令人安心的、薄透的金光。

 

說起療癒,小川洋子也是我心目中的療癒作家(註1),只不過她大概是屬於外科手術式的治療法:先銳利地切開已胡亂癒合的傷口,狠狠清除沾黏不清的組織,再好好縫合上藥。不麻醉,往往令人淚流不已。翻開小川洋子的書,期待用眼淚洗滌痛苦;翻開萬城目學的書,是期待新的愉悅冒險,就算有傷感,那也是微微的了。

《鴨川荷爾摩》是令人想不透的書名,「鴨川」我知道,但「荷爾摩」是什麼?在翻開書頁之前都令人費解。《鹿男》也是如此,看之前我腦中的想像完全是藍鼻子馴鹿喬巴(註2),猜想大概是有一天鹿變成了人的故事,但結果完全不是那回事(笑)。「荷爾摩」的謎底揭曉,是一個流傳千年的遊戲/戰鬥,主角安倍在冥冥緣份的牽動下,參加了京大青龍會這個神祕社團,也捲入了荷爾摩戰爭。這樣的開場,還真的很「萬城目」,在日常生活中,結合日本歷史、風俗學相關知識,馬上打開了一個凡人看不見的結界。《鴨川荷爾摩》寫在《鹿男》之前,要說《鹿男》男承襲了架構,也無不妥,這樣的萬城目風格一點也不令我厭煩,大概得歸功於他傑出的人物塑造。《鴨川荷爾摩》的人物與《鹿男》那種落實於現實人生的寫法很不同,帶有動漫的特質,誇張而搶眼的卡通效果,讓它很有「畫面」。要說書中我最想認識的角色,應該是阿菅學長,再來才是高村。平和又出乎意料有熱血的阿菅學長,像海一樣寬廣,包容又神祕!出場次數雖少,卻次次皆關鍵,會突如其來透露重要訊息,簡直是NPC(註3)界的扛霸子!高村則是集作者惡趣味於一身的角色,這個毫不時髦的歸國子女,怪則怪矣,卻有無比溫暖的人情,就連到了尾聲,還是怪得很帥氣。

弱者告白!
不知近年來是否有「弱者告白」的書寫流行,最近看到幾本都設定了懦弱的敘述者。在推理小說中之所以揀擇這樣的敘述者,原因大概是聰明人的角度讓事件太無趣吧!試想由福爾摩斯的角度來講故事、由京極堂的角度來講故事、由御手洗的角度來講故事……「就告訴你了,事情很簡單,就是……」我想「啪」的一聲,故事就結束了,聰明人的洞悉一切,畢竟不是講故事的好角度。套一句「美麗人生」的台詞:「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一百公分高看出去的世界這麼美麗。」懦弱的凡人講的故事,也因為個性上的軟弱、沒有信心、自責等等,而有了轉折、有了神似你我的部分,故事因此而美麗許多。

創造之後,就要破壞
懦弱的主角,自然不會有十分順利的人生。在一片混亂之中,給故事帶來意外性,衝撞規則、尋求歧路上的解套過程,往往激盪出更多的人情之美。在《鴨川荷爾摩》中,一手造成混亂的元凶正是「戀愛」,但這並不是一本純愛小說(幸好也不是),萬城目賦予安倍的特色,除了懦弱之外,還有點異常的滑稽,藉著文字體會暗戀心情之餘,不免又因那點而捧腹大笑。安倍無法停止對女孩鼻子的迷戀,成了後來一切情節的發軔,當我因他對鼻子異常的愛而發笑時,卻也想起自己曾經的暗戀心情。外人看起來,恐怕與安倍一樣好笑,那一瞬間,「暗戀」中不可言說的滋味和傷口,輕輕地得到了撫慰。

雖然以荷爾摩戰爭為主線貫串全書,但小人物內心的自我戰爭才是真正的主軸,在每一次驅使小鬼們與對方接戰的過程裡,安倍從不知「為何而戰」,到逃避、最後徹悟,看似非常尋常的小說鋪排,卻因作者寫出了安倍毫無隱藏的心緒,而讓人有想讀下去的欲望。萬城目的作品,吸引我的大約就是這種平淡中見真淳的意趣,它讓人想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但不像懸疑類作品,用破案時間、危急的情節、似懂非懂的謎題來威逼讀者前進,就只是單純的「想知道」而已。

單純,可是很好。這種無雜質的閱讀心情,我也好久沒有了。

在莫名感到疲憊而無聊的午后,或者下著雨、寒冷而缺乏陽光的冬日,如果想要感受微酸的美好時光,《鴨川荷爾摩》和一杯熱飲應該可以幫得上忙,進入萬城目學特製的結界,輕輕地享受他的安慰吧!

註腳
1.參熨貼的痛感——小川洋子
2.漫畫「海賊王」中的角色,是吃了「人人果實」的一隻鹿。
3.指遊戲中的路人角色,若與其談話可以得到資訊。

胡言亂語
1.據說已經被改編成電影和漫畫,由山田孝之和栗山千明主演。我想栗山千明應該就是演有美麗鼻子的早良京子吧!我第一次在資生堂廣告上看見她時,也是深被鼻子所吸引,這個選角真是非常的正確XDD

2.久未報名試讀,幸好這次有報有上Orz原因呢,說來實在很愚蠢,因為我不知道要去哪報名(掩面)。以後會多多加油,謝謝這次給我試讀的機會:)

12/18更新:
想知道你是哪一隊的荷爾摩戰士嗎?快來挑戰看看!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