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記】

本來要參加那個活動,不過想比寫得快,我一向就是如此,真正寫出來,已經過期了。不過已經寫了,就放著吧!


例行的電話報平安中,傳來媽媽新配老花眼鏡的消息,一向自恃眼力好過眾人的媽媽,終於也抵擋不了歲月的侵蝕,屈服於老花眼鏡。她說:「我現在愈看愈遠了。」我說:「愈來愈有遠見。」人老了自然練就一身百步穿楊的目力,爸爸則在更早之前就戴起老花眼鏡,老是在昏暗的房間裡,就著一盞檯燈,尋覓報紙上如蟻如豆的訊息。想想我老是被推拿師訓誡的不良閱讀習慣,也是一種環境的遺傳。

老花眼鏡加入了閱讀書報的行列後,我發覺爸爸待在電視前的時間愈拉愈長,我猜大概是電視比舉臂可及的報紙要來得容易看的緣故。嘈雜的聲音常常喧鬧到深夜,直到大家都睡了,爸爸也睡了,只剩電視還醒著。我不禁懷念起以前的時光,床上撿得到幾本武俠小說,床腳積著一個月份的報紙,紙類的沙沙聲在飯後的夜裡響動,是靜,又不靜。

我願意為你朗讀,爸爸。以我的聲音驅逐那些過度吵雜的言詞,捧起書,讀出我們喜歡的故事。

也許是《三國演義》,人說老不讀《三國》,女不讀《三國》,不過也是為老、為女,才能讀出其他況味。我們未曾討論過這本書,不過我猜你應是喜歡一身是膽的常山趙子龍,單騎救主的豪勇與忠義。該用慷慨的聲調,唸出:「今日軍中失散,有何面目去見主人?不如去決一死戰,好歹要尋主母與小主人下落!」就像當年你教我唱「怒髮衝冠,憑欄處,瀟瀟雨歇」的意氣昂揚。也看一看赤壁一戰的風起雲湧,雖然諸葛亮與周瑜的故事,我們已經聽過太多。

也許讀一讀《天龍八部》,當我們緊追港劇不放時,只有這部是全家一起看完的。從喬峰到蕭峰的家國掙扎,我總覺得太沈重,不如專心在段譽的妙遇,還能從中覓得歡笑。但過了這麼多年,竟連故事也改了相貌,我得小心選擇版本,免得在劍氣掌法相鬥之餘,讓新情節破壞了舊日回憶。

或者讓我讀一讀我喜歡的推理小說,把線索小心翼翼藏在語句裡,破案時再用得意洋洋的語氣,宣告偵探的勝利。

我們太少交談,從以前到現在,謹守著中國傳統的家庭習慣,扮演著寡言少語的父女。我常常想,究竟要到何時,才能掙脫這種習慣,能夠坐下來好好溝通?在我的想法還沒有實現之前,就衝動地以我的正義衝撞了你的俠氣。你依然沒有罵我一句,只是甩上房門,然後,我們又不說話了。

我願意為你朗讀,爸爸。和你再多說些話,聊聊心目中的俠、英雄、正義。說什麼也好,只是朗讀也好,你原諒我,我也原諒你了好嗎?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