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栞的好心邀請,所以我得以先行欣賞「聽說」,真是非常感謝,因為這部片實在是太好看了。

以前的國片常給人太過沈重、要探討嚴肅的議題、矯揉造作的感覺,所以一般觀眾一聽到「國片」就下意識從刻板印象裡先產生了抗拒,但幸好有了「海角七號」,把流失的觀眾再度帶回國片面前。探討議題固然很好,但可以透過更吸引人的故事表達,電影它不是一個傳達的工具,電影它就是「電影」,如果失去了這個認知而視它為載體,那麼願意佇足觀看的人,便會愈來愈少,載體所載也傳不出去了。而且,我覺得如果有吳爾芙所謂「普通讀者」,那也應有「普通觀眾」,普通觀眾喜歡的元素,會跨越片子的國籍而存在,像是感動、溫暖、愛情等等,而身為一個普通觀眾,我得說我好喜歡「聽說」這部片。

這是一個關於聆聽的故事,我想這樣定義它。

賣便當的黃天闊(彭宇晏 飾)在某一天遇見了聽障游泳選手林小朋的妹妹秧秧(陳意涵 飾),秧秧是個總是很忙的打工族,她為了要替姊姊付參賽訓練的貸款費用和生活費而四處奔波,便當闊一開始被秧秧如水鳥般的跑姿所吸引,愛情來得莫名其妙好不容易,兩人在手語間更加親近、吵架、努力和好,他想成為守護水鳥的那個人,但......要怎樣才能辦到?

彭宇晏和林美秀演出的母子委實太有趣,若說黃天闊這角色的開朗活潑由彭宇晏演來駕輕就熟,演天闊媽的林美秀大概是歡喜媽媽界的達人級代表了!愛唸又捨不得的表情,還有彷彿專為她打造的國台語雙聲道台詞,她演來簡直渾然天成,歡眾大概可以從中捕捉到自己媽媽的一兩個慣用語或小動作,像是溫習,但偏又新識。

在看電影前以為,這種大部分是手語的片子,不是會配內心唸白就是配樂,去填補沒有人聲的空白,但「聽說」卻沒有這樣做,除了部分配樂之外,導演採納了平實的臨場聲音來表現,很真實卻不突兀,當小朋、秧秧激動時雙手相擊的聲響傳來,我也確實感受到手語的憤怒;而片中編織的溫馨與笑點,更讓現場觀眾的笑聲也彷彿參與了演出。片子雖然安靜,又充滿了需要認真傾聽的聲音!

而我的感動,來自於小朋。小朋勇敢地追求自己的夢想,為零點零幾秒而努力,在這同時,她也深感自己承擔了秧秧的夢想,「為妳得到金牌」的壓力,成為甜蜜卻苦辛的重擔。那場姊妹坦誠的戲著實讓我非常感動,在黑暗裡偷偷擦淚。秧秧說的和小朋說的,很深入地探討了犧牲和接受這件事,犧牲的人苦,接受的人何嘗就純粹快樂幸福?但出發點都是因為姊妹情深,秧秧說:「如果可以,下輩子我還想要妳當我姊姊。」和蘇軾〈獄中示子由〉說的「與君世世為兄弟,又結來生未了因」一樣深情牽掛。小朋也點破秧秧不敢接受天闊心意的彆扭之處,鼓勵她更勇敢面對自己的心意,即便眼前是一座基因的高牆,也要認真面對那用手轉譯而來的愛意。

「聽說」看似一部愛情小品,但導演卻沒有放棄置入議題的決心,雖然把故事說得比現實美麗,不過還是呈現出聽人對聾人的排擠。這個社會對於殘障朋友往往只有一秒的同情,而不是了解的接受,把他們的不便利視為理所當然。最近才出現的啾啾紅綠燈,我在七年前去日本時就看過,我們對視障朋友的照顧,來得太晚;腳踏車和機車停滿了人行道,導致雖有盲人磚卻無法使用,其他還有很多事例,說明社會很少將心比心。聾人也像小朋一樣,是我們的一份子,會成為我們的驕傲,而我們必須認真聆聽他們所說的話,才能讓雙方站在平等的基準上共處。

這是一個可愛的小故事,會讓你在電影院裡哈哈大笑又掉下眼淚,順暢流利不造作的台詞,貫串了整部戲,它適合小雨的白天、晴朗的下午和夏天的晚上前往觀看,裡頭沒有什麼大格局的時代悲劇愛得死去活來肝腸寸斷,愛就在下個轉角你的鄰里發生。我好喜歡這種溫暖的治癒,真的。

【場末花絮】
「聽說」部落格

聽說 / Hear me(By 栞)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好評客
  • 你好~
    我是好評客的站樸
    看到你寫的聽說影評
    希望你能分享到好評客中喔
    我們希望能將電影影評收集在
    將電影資訊集中在一起
    使得其他網友能更方便判斷一部電影的好壞
    希望你能分享喔
    註冊一組帳號就可以發表了
    以下是我們網站的聽說版
    http://peen.cc/shop/709
  • 卡蘿
  • 我希望我有個像彭于晏的弟弟 (妄想)

    真的, 是部暖入心肺的舒服電影
  • ieye
  • 卡蘿:
    那我可以和你弟弟在一起嗎(羞)

    我超愛這種小品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