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之前既期待,又好奇,不知道寵物先生的第一部長篇作品,會是什麼面貌。想不到一翻開書頁,是好幾層重疊的幻境在等待著我,上線與離線,現實與虛擬,有鑑於作者的前科累累,我不停胡亂懷疑,盼能先一步拼湊出事實的全貌。但我閤上書頁後,反倒覺得自己簡直像「駭客任務」裡用來發電的人一樣,無從辨識真實。所以,我應該恭喜作者:「你騙人的技術更加高超了!」

但這本書並不只有架構可觀,作者很大幅度地改進了過去寫作本格推理難以避免的缺點:情感性不足。而且,我覺得連地緣連結性不足這一點,也不存在於這本書裡。正因如此,隨著案情逐漸明朗,我也忍不住跟著為書中人而感到心酸、溫暖,並且感謝作者給了這個結局,成了個十足十的「看戲憨」。

故事的設想是很奇妙的,因為一場大地震讓西門町風華不再,數年後有家公司提出了虛擬街道計畫,想用電子訊號重建這個昔日的繁華區,正在封測時,卻發生有人死於虛擬街道上的殺人事件。是誰殺的?又是怎麼殺的?在虛擬實境的環境裡,一切都變得很不一樣,街道可以完全淨空,被殺死的人也無法靠法醫鑑識來取得細微的證據,一切的一切又回到推理的原點,只能靠幾項證據,用腦來解了!

當主角在暗夜裡藉搜索遊蕩於西門町街頭,我不禁順著作者的語句描述,一一印合我的西門町印象。其實我的西門町印象是很錯亂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一走進去就很容易迷路,今天在某家店吃了喜歡的東西,下次來能靠我自己找到的機率小於三成,但靠著那些宛若截影的字句,我反而能將曾路過的景色,一一填到地圖上了。看這種介紹地景的長段落,最怕遇見寫作手法不高明的人,搞得讀者興味索然,毫無認識當地的興致,但作者花足了心思在經營這個段落,隨著女主角露華時走時停,探望小巷弄,她除了漂流在虛擬的西門町街頭,也漂流在己身的漫憶中。在刺青街她填入了與朋友來此的回憶,在誠品時追憶昔時騎樓底下的攤販和人潮,帶入了稍帶哲理的思索,讓讀者感到這是露華的回憶,獨一無二,而且她對西門町的確既熟悉又有感情——雖然,這一切是作者用來介紹西門町的,卻不因這個彌補實景的動作而顯得乾枯無味。

而虛擬實境的場景,我看完書後仔細想想,似乎非得在西門町不可。至少在臺灣,搬到其他地方都不太可行。原因之一是「徒步區」,能夠魯莽不避各式車輛、自由在街道上行走的地方,就只有這裡了。原因之二是它具有城市的疏離感,我相信虛擬街道要做出2006年的西門町是容易的,但要做出舊日南部老街卻很困難,因為西門町的店員與客人的互動性低、滿酷的,不像南部老街上的雜貨店老板娘,精通巷里八卦,以與客人混熟為職志。城市的疏離感與機器的疏離感恰好於此疊合,足可混淆我們對「真人」的判別。

而孰真孰假,情為何物?生活在當代,我愈來愈難避免對非生物產生感情,養電子寵物、玩線上遊戲等等,我也有替我的電腦取名,一旦經過取名儀式和養成之後,彷彿就是可依附情感的對象了。全書將真實與虛幻、有情與無情做了新的組合,透過一一揭露的真相,讀者也對其中的情感有了共鳴,會在結局之後感到溫暖,而讓故事首尾相連、有傳承意味的那五個字,雖是簡簡單單,卻像神聖的保證,讓「看戲憨」們能預測未來。在故事裡有人死去當然是一種悲劇,但若悲劇能在起承轉合之後帶有溫馨憫人的餘味,卻不容易。近來很流行「全黑」結局,搗毀所有之前鋪陳的善意、取消所有溫暖,徹底地崩壞,把角色往黑裡拖,我一向不喜歡這種。我覺得把結局搞得全黑或全白是容易的,大約只需要一點狗血和暴衝,但要在原本的悲劇中透出一點合理的光,卻很難。

總之,我好喜歡這個故事,甚至讓我捧著因落枕而疼痛不已的脖子一口氣看完了,如果你想要看看台灣人寫台灣場景的推理小說,你應該看看;如果你喜歡《Chobit》,你應該看看這個一樣有點科幻的作品;如果你喜歡《木偶奇遇記》的情感羈絆,那也可以看看......正所謂,走過路過,不要錯過,快點來看這個故事吧!

【場末花絮】
第一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
本書是三本入圍作中的一本,若對其他兩本及此獎項有興趣,可至連結查看。

記憶銘刻,《虛擬街頭漂流記》 (By 栞)
科幻與推理包裝下的倫理和哲學 (By Hkchan)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