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我新接觸並且看完一整套的,應該就屬石田衣良的「池袋西口公園」系列了,這系列我不是第一次接觸相關作品,早在高中時代就看過改編日劇的「池袋西口公園」,對其中飾演國王安藤崇的窪塜洋介印象非常深刻,但沒有特別去找書來看。今年意外看了朝基勝士改編的《電子之星》,倒讓我去把這套借來看完了(感謝卡蘿姐姐和可可),基於我對真島誠的喜愛,我會去把它帶回家。

為了要寫這篇我還有去看有藤千無改編的另一套漫畫版,不看則已,一看就想掐著漫畫家的脖子搖晃,這哪是石田衣良的IWGP,這是服務版的吧!把全部角色都抿平,變得非常地公式化耍帥,這個版本可說是毫無深度,全然公仔化,沒有原作的一丁點靈魂可言。

拉回朝基改編的《電子之星》,我覺得朝基是帶有某種想法的改編,雖然他仍不放棄這種故事可在漫畫中呈現出的英雄特色,也為了角色數量刪了人物造成原作某些重要的觀念無法突顯,但是起碼還算是尊重原作。之所以選擇〈電子之星〉,而非其他IWGP的短篇,是我認為朝基很聰明的一手,朝基過去的漫畫長篇我都有看,他對某類角色有愛好,像真島誠、阿照,頗類似的身影可以在《感應少年》、《少年刑事》中看到;相對來說,他對King就比較沒輒,再加上刪角色的關係,漫畫版的King和原作的個性有滿大差異。

針對朝基的改編版,我覺得比較重要的部分是在全知視角的呈現、開頭和刪去齊藤富士男這個角色。原作的主述者都是真島誠一人,讀者只能得到真島誠眼中的池袋街頭印象,改編成漫畫後為了方便起見,使用全知視角,這就讓讀者擺脫了唯一的主述聲音,可以用另一個語調來讀這個故事,縱使這樣的代價是失去石田衣良獨有的那種城市氣味的詩意。

然後,來談談「開頭」,我是先看了朝基版的故事才看原作的,老實說,我被兩者的差異嚇了一跳。這個開頭就決定了要呈現出什麼樣的真島誠!原作開頭是阿誠在他二手的MAC上收到幾封語帶威脅的Mail,要求他幫忙找寄信者失蹤的朋友,但後來見到寄信者(阿照)本人卻有網路與想像之間的落差。漫畫版卻未提寄Mail的事,讓阿照直接從鄉下到池袋來,然後在池袋街頭攔人詢問:「認不認識真島誠?」原作的寫法強調出阿照過人的網路技術,畢竟真島誠可沒有個人首頁和公佈自己的Mail,這也能和後面他身為Downloader的身份有所呼應;漫畫版的情節誇張地寫出住在鄉村的青少年對都市有著不正確的想像,都市人連結較不緊密,問路尚且會有人是外地來的不知道路,問人更不可能有人認識。而且朝基還安排阿照馬上被居心不良的少年們欺騙,讓真島誠英勇地從天而降,拯救鄉下老鼠。這個加進來的情節,一下子將真島誠拱上身手不凡男主角的寶座。真島是IWGP的男主角沒錯,但石田衣良所形塑的並不是能打倒一地小混混的那種形象,而是因為掌握池袋一地的人際脈絡與關鍵,能靠頭腦解決問題的人,他打架能力也只是尚可,常常大大掛彩回家被媽媽罵,只是因為要進貨搬西瓜,所以勉強體力還算可以。阿誠的人生有許多無力、挫折與無奈,沒有朝基畫的救世主那樣威!

至於刪掉富士男所造成的影響,單看漫畫版並不會發現,就改編上算是成功,能有效減少出場人物的數量,還有免去交待背景的部分。但是一旦不讓猴子(齊藤富士男的綽號)出場,G少年的存在就會被誤解,朝基用King取代了猴子,就失去了原作中一直在強調的「青少年生存空間」的主軸。猴子代表真島聯絡池袋黑道的窗口,需要地下世界的資訊或助力,他會請求猴子的幫助,也就是說,猴子代表真正的黑道勢力。但G少年並非黑道組織,石田衣良常說他們代表的是「灰」,和黑道管轄不同的人種,做不同的生意。真島雖然不屬於G少年,但論想法和狀態,他毋寧是接近他們的。在原作裡,King雖然有加入,但並非重點人物,他也明說像這類事件不危害G少年的生存,所以要出動必須要有好處或者酬勞才行,這種原則不僅將G少年的形象與普通小混混做出區隔,也讓安藤崇的冰冷與有情呈顯的更加突出。

只是在故事裡不太出風頭的King,為何在朝基的改編後大為活躍?我想這大概是因為IWGP的角色除了真島之外,最為人所熟知的就是King了,所以朝基索性將猴子與King合併成一個角色,一瞬間抹灰為黑,G少年原則云云,自然更看不見。所以漫畫版的King個性更好管閒事,也更愛耍帥,和原作差別甚大。

漫畫化後的優點,應該就是刺激感大增,朝基安排真島在手麻痺狀態下持斧砍人,遠比小說中來得驚險。可是我看了原作後,卻覺得原作比漫畫更有「色彩」。漫畫雖然將文字以圖像呈現出來,同時卻也濾掉了故事情節不需要的雜質,但那些雜質卻是我所喜歡的「色彩」,談論今天架上的水果,天空的顏色,還有樹影的樣子、座椅的形貌,生活的氣息夾纏其中才能擺脫平面嘛!失去了真島對城鄉的省思,自我調侃的內心話,以及偶而速記幾筆他眼中的池袋,漫畫版就只是個刺激的故事而已。

似乎長大後就會不再喜歡石田衣良,別人是如此,不過我卻在開始老了才接觸,到目前為止也很喜歡。我沒有和他的青少年角色們有過共時的存在,看待他們的掙扎迷惘,大概因為不接近,所以只覺得火焰很美,疼痛也只是幾千分之一的、詩意的疼。IWGP是另一種羅曼史,對我來說。

但羅曼史中並不擁有好萊塢英雄,真島誠有時讓我想到卜洛克筆下的羅登拔,總是不得已捲入事端、諧謔的自嘲語氣,以及狗屁英雄的身份——解決了事件,但並未因此風光。真島誠始終沒有脫離他的店員生涯,也還是窮得很,也許在虛擬的世界裡多了點名氣,但仍和其他打工維生的G少年有差不多的社經地位。由他來為這群人發聲,似乎很理所當然。

只是,在《G少年冬戰爭》中,寬人提到安藤崇時說他是「老邁的國王」,確實也讓我覺得,真島誠退場的日子也許快到了。池袋街頭上到處染著無人解語的青春,但這些像豆莢一樣的青少年,在能量因為成熟而爆裂後,他們的去路何在?近幾年來可列為我人生最大感悟的恐怕是發現「人並不會因為變老而自動變成熟」,那這些老邁的G少年,是否就能在青春燃盡後,順利安頓在這日益畸型的社會?我想並不容易。退休的前國王與雙塔保鏢或許可以成為一個參考,不過,真島誠一定又會提醒在圓滿童話的背後,必然會有很多人往更黑暗的地方沉淪下去,以掙得生存的一席之地吧!希望石田衣良不要把結局弄壞了,阿彌陀佛!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栞
  • 我很喜歡,但不喜歡連看五本。(膩)
  • 我也是這樣覺得,這套適合放在床邊,睡前看個一篇,但不適合一口氣連看好幾本,會吐XDDD

    眼睛 於 2009/11/01 20: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