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坐在冷氣環繞的高鐵上,翻開了《險路》的第一頁,數頁之間,我就走進了熱氣蒸騰的黃沙之中,遺忘原本的旅程終點站,我跟著摩斯倉皇逃難求生。一路剝除了文明的偽飾,每個人都平等地站上生死的裁判臺,在這之前,我看見生存的孤寂。

 

我並沒有常常看這類主題的書,畢竟書寫「冷硬」不是一件很容易討喜的事,過猶不及都讓讀者討厭,太多就流於賣弄暴力,太少又顯得聊備一格。《險路》在「冷硬」這方面讓我想起《馬爾它之鷹》,人性的冷漠和欲望帶來的暴行,直接而持續地袒露在字裡行間,讓讀者連一絲希望都無從掌握,別無選擇只能跟著情節走下去,寄望還有個出口。

 

那個出口也許就是貝爾警長,他讓全書有了一點光亮,縱使那也是微微的。因為齊哥的出現讓「惡意」這個名詞變得平淡而日常,隨時都可以取人性命、隨時都是血流滿地,就像你我走進便利商店買瓶飲料那樣方便。就算被瓶子敲了指頭一下,也可以忍耐繼續喝完飲料。而每當我讀到貝爾警長談到他妻子的想法、他妻子的馬和晚餐,彷彿能在齊哥的殺戮中得到一點喘息,知道這世上還是有人過著每天回家吃晚餐的正常人生。但作者仍在警長的自言自語中透露除了齊哥之外的惡意,在翹家路上偶遇而結伴一路殺人的兩名少年、出租房子給老人家以便凌虐並殺害來詐領年金的人、對臨檢警員掃射的人等等,隨著時代的前進,暴力也前進了,於是警長感嘆引擎是舊的好,治安也是舊的好。我們不停地向下沉淪,這個世界沒有神。

 

就算生命如一枚硬幣的扭轉那樣無關緊要的輕賤,就算活下去這一路需忍受多少只能自言自語的孤寂,不活下去什麼都不會知道的。

 

為了活下去我們總想抓緊任何一絲希望,威爾斯看起來是我們的希望,不過,那也只是「看似」而已。作者摧毀這個希望之輕易迅速,著實讓我在過了幾章後仍然非常驚咤,幾乎有嘲笑讀者的意味。這讓齊哥的強悍更形巨大,我和摩斯被盯上了,無可遁逃於天地之間。接著就在這龐大的壓力之下,走向終局,連倚賴的火光都熄滅,只剩一片黑。

 

荒漠的景色不停出現在書中,永遠都會記得自己正在沙漠和邊境逃命,很多描寫路邊風景的段落,同時也充滿隱喻,像:

貝爾坐上車,往九十號公路德萊登郡方向出口駛去,途中看見一具橫在路中間的老鷹屍體,羽毛仍隨風微微飄動。他停在路旁,下車往回走了一段距離,蹲在路上望著那隻老鷹。他拉起老鷹一邊翅膀,又讓其落回原處。冰冷無生氣的黃色眼珠映射出湛藍天空。

是隻紅尾隼。他拎著老鷹單邊翅膀,跨過路旁排水溝,把屍體置於草地上。這種鳥總是盤據在電線桿頂端,監視路面動靜,公路上一來一往風吹草動都不錯過。一看到獵物,便逆光接近,絕不暴露自身形跡。要不是過於專注在獵物身上,絕不會慘死在車輪之下。

這段彷彿在呼應著摩斯的形象,身為越戰退役的神準狙擊手,他向來是獵殺者,卻因為一箱紙鈔,讓自己成了獵物。

 

回頭重新再讀這部小說的開頭,才看見世事若此萬般無奈的洞察穿透而來,餘味這時候才幽幽迴盪,留舌底一抹嚥不下的苦楚。的確讓我想到初讀《老人與海》的感覺,雖然得到的感觸不一樣,但苦味是相同的。若想知道何謂人生的珍貴物事,翻開這本書,也許你就會找到存在你內心的答案。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快雪
  • 我看過電影,還看了兩次,這幾年唯一看兩次的電影,當時小說還沒翻譯,應該會去找書來看,不過他的長路我看不下去。
  • 看過電影看這本小說會比較容易理解,因為電影非常忠於原著。

    據說這本和《長路》有很大差別,只要還能接受麥卡錫的語法,其實你應該會喜歡唷!

    眼睛 於 2009/11/09 00:02 回覆

  • Heero
  • 好棒的文啊
    會讓我想看這本小說了呢
    (學上上一位講話會被打嗎...)

    好啦說正經的我的確會去借這本書來讀~~請繼續多生幾篇書評出來喲^.<
  • 會(狂打)

    你慢慢來,我覺得這本不太像你會喜歡的XDDD至於生書評,我會加油,等你上班之後你就知道了........

    眼睛 於 2009/11/09 00:16 回覆

  • Heero
  • 等上班是吧....我的而且確地感受到了.............教練,我想看書我想更新 囧

    喜不喜歡不一定啦~~我現在level非常寬低科科~~
  • 你看吧,所以我更新很慢不是沒原因的(淚)

    我本來還想說因為寫太少心得,今年不要發排行榜文的.......

    至於你的level很寬,這個我存疑,畢竟這本的頻道和你一般在看的不太一樣,反正等你看了不要說我沒講,姐姐是很未卜先知的。

    眼睛 於 2009/11/10 21:2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