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拿起這本書,多半是因為「張草」這名字,以及過去看滅亡系列的震撼回憶。而且張草和武俠,是我沒看過的組合(是的,我沒看〈雲空行〉),帶著一點對作者的信心和很多好奇,我把《庖人誌》帶回家去。

前一陣子我武俠癮犯時,看了《斜風細雨不須歸(貳)濁浪》、《靈劍》、《血劍倪淑英》,大概都是一本一個晚上啃光,這約莫是我習慣的武俠小說閱讀速度,這本《庖人誌》卻看了三個晚上。闔上書後忍不住要想:造成兩個晚上落差的原因究竟在哪?我閱讀故事的野心又去哪了?歸咎到最後,發現是結構問題,可是又不得不覺得,因為他是張草,所以他會這樣呈現,如果他不這樣寫,恐怕更難下嚥。

全書分〈庖人誌〉、〈山伕誌〉、〈中官誌〉、〈弈士誌〉、〈阿母誌〉、〈桑女誌〉六大章,依各章名不同,其所主傳的角色也不同,又在各章的主要角色之外,帶進情節推動主線故事。〈庖人誌〉為全書之首,先揭露了發生在廣東佛山一味堂的一場衝突,人物隨著這場架愈見混亂而筍殼般揭出,〈庖人誌〉意欲帶出的主角阿瑞,直到中段才顯明起來,圍繞在他身邊千絲萬縷的線,這才有形跡可探。這開頭寫鄭公公欲奪取廣西老漢村中的神像,回去當成禮物,好送給宮中有這一收藏癖的王娘娘,把靠山牢牢打點妥,無奈爭搶大戰方酣,一記速報抵達,崇禎在煤山自縊,江山變色,而且已是兩個月前的事了。精明詭厲的鄭公公立馬決定將扶立一位新君,延續大明王朝,故事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各章雖然各自有主,但作者透過阿瑞、《靈龜八法》以及明末動亂的歷史背景串起各章:〈山伏誌〉講挑鄭公公上青城山的腳伕賽流星;〈中官誌〉寫因意外而入宮當太監的鄭榮發,如何掙扎著成為一名大太監,以及他的義父王用又是緣何才當了太監;〈弈士誌〉筆鋒看似挑遠,其實並不,主角姜人龍是名愛輸棋的道士,也是都江堰的總工頭,他原本住在青城山上丈人觀,正在阿瑞長大的長生宮隔壁,他領著一票棋友及投奔而來的能人,抵抗了流冦張獻忠的兵馬;〈阿母誌〉則承〈弈士誌〉中救得的符十二公而來,將清修道觀中複雜的人際關係攤在陽光下,阿瑞的身世之謎解開,有了非回青城山不可的理由,也帶出下面一章;〈桑女誌〉寫一個亂世中險險沒命的女孩彩衣,如何暫棲長生宮的經過,將情節推展到鄭公公的陰謀上,讓全書有了小小停歇的結尾。簡而言之,鄭公公帶著使用黑魔法的食死人……呃不,是有武功的東廠錦衣衛,想要重新奪回他的人生、他的地位、他的完整身體,卻偏偏遇上了貌不驚人的毛頭小伙子哈利……不不,阿瑞。他簡直是他天生的剋星,力量明明沒他強悍,卻三番兩次壞他大事,還活得好好的!

嗯,且讓我們回到張草的新嘗試來看,這種組構法可說是由點成面,他去強調每一個存在角色背後的人生,也許今日跑龍套的是我,但終究有一個故事,是我主演;別人的故事裡有我人生的片段,大家奏成一首組曲便能窺見那時的流轉年光。這不免讓我想到伊坂幸太郎的《終末的愚者》,只不過伊坂書中沒有意欲推進的主線情節就是。放在武俠小說中使用,可謂立意新穎,也確實發揮了張草在描寫鄉野人物形象與心緒時,那種深具渲染性的筆調特色。只是,看完後我卻懷疑起它是武俠小說的定位。

我覺得,不是有身負武功的人在打架的橋段多次出現,就能算是武俠小說。我反而很在意故事中反映出武林樣貌與否,就算只有局部的武林人士出現,也要能讓我據此去臆想整個武林。《王雨煙》全書的發生地點,不過是江邊集的一個碼頭,最後來了幾百人塞滿了江邊集看熱鬧,有一些武林人士也露了面,根據這些人自報山門、交手態度等等,可以看出那些隱匿其後的人們,這完全是一本武俠小說無疑;《靈劍》規模大到武林群起決戰,就更不用提。可是,《庖人誌》的全部就是一座青城山,其他流派或有在武功名稱上出現,但只能說是陪襯中的陪襯,全書著意在歷史刻畫的部分遠大於武林。

而且我很難不認為,張草透過這種列傳式的構局,避開武俠小說中免不了的許多打鬥場面,改以他十分擅長的人物摹寫代去。書裡一到打鬥橋段,節奏就不若描寫人物時流暢,也不太感受到生死一線的緊湊,因此不免顯得沒特色又無聊。林保淳教授曾說,新一代的武俠小說可能不必有太多「俠」,可是非得要有「武」不可,這也是因為讀者興趣的改變和區塊的不同導致。我只能說,張草,你是武俠作者中的蓋瑞奇,可能需要洪金寶當你的武術指導。

順帶一提,全書我最喜歡的是〈中官誌〉中王用的故事,歷史和武俠在這裡融合得很好,雖然都沒描寫探花掌、猛拳傳人在江湖上走動的片段,但因為事發於流徙求存之際,倒也合情入理,且王用既有悲哀之經歷又有小奸小惡,形象頗為立體動人。

這種列傳式的構局還有另一個缺點,就是主線情節推進遲緩。以人為中心,便不得不背負很多人的「過去」,也就沒什麼篇幅好描寫「現在」了。當年我看《倚天屠龍記》時,看完了第一本還在講謝遜,真是心急不已,幸好後面有三本好好地講了張無忌,讓讀者能爽快地溯往推前,圓滿了整個故事的張力結構。《庖人誌》黏連不斷又單章起興的方式,造成主線有氣無力,張力不能逐章累積,勾引不起讀者貪婪閱讀的心情,所以我看看停停,三個夜晚。而前幾章武俠套語使用不暢的結果,更易使讀者中途放棄(不停用「使老」、「用老」,我都想拿筆圈起來了)。

我這兩年來看過的武俠新作家,保守派的屬鄭丰,嘗新派的則可屬黃健、孫雪僮,他們對年輕武俠讀者尚不明朗的胃口投石問路,應該也各自贏取一批讀者的心。在變與不變之間,張草的《庖人誌》出現了,以它的構局而言,應可歸入嘗新派,但我閱罷後所生的疑問,卻不得不讓我懷疑它歸在武俠小說是否正確了。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BSL
  • 您好,敝人戲雪,是「我讀古龍」論壇站務人員,也是武俠愛好者,
    貴格中的武俠評論系列文,寫得很實在、誠懇、鞭辟入裡,
    不知是否能轉載收錄到敝站,以供武俠推廣之用?
    當然,更歡迎您前來敝站發文、茶敘 :)
    我讀古龍論壇 http://ireadgulong.twgogo.org/
  • 謝謝你的讚美,轉載請便。

    眼睛 於 2012/09/17 21: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