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伊坂的《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好像是好久以前的事,大概是我前三本伊坂之一吧!但要我選我最愛的三本,《鴨鴨》一定榜上有名。我覺得《鴨鴨》充份表現出伊坂前期的特色:看似平凡又有點奇怪的事件最後導出驚異的全貌、溫暖但有點寂寞的情感表現、對人性的輕輕批判。故事常由一點一點的小小怪異開始,翻轉出完全不同的樣貌,每到那個揭露的魔術時刻來臨,我總忍不住掩卷,細細再想一遍,然後,感嘆自己的平凡,拘執於不能見全貌的井底,仰望那個魔術師。

大概也是這樣的心情,炫目的結構讓我沒能好好去感受不丹人的情意如何溫暖。昨日偶然拿起電影,透過導演中村義洋的影像化,剝除了我忍不住要追索的文字美感後,我認認真真地為這個故事動容。(噢,然後愛上瑛太了)

不丹人是那麼純淨的存在,他相信神,相信果報輪迴,所以他救小狗、做好事,他誠懇地和女朋友的前男友學日文,在日本和琴美、河崎、麗子繫下羈絆。卻為了這些羈絆,他背叛了他的宗教宣揚的教義,欺騙了椎名,殘忍地傷害了某人。

為了愛他背負了罪。這樣的悲傷,讓琴美和椎名都忍不住要替他把神關起來,減少他心中的罪咎——儘管我們會覺得那樣做也是應該、應當無罪。

當你對抗惡時,往往也變成了某種惡。不丹人和他的神告訴我們,無論如何,傷害終究是傷害,不因為你傷害的是一個惡人,存在你心中的那份惡意就不算數了。身為家鴨的我,與身為野鴨的不丹人,也許就在這個地方判然兩分了,因為呀,我畢竟還是希望懲惡。

所以,我還是覺得,有的時候,把神關起來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愛看書的眼睛不寂寞

眼睛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